流浪的人,勇敢的心

作者:陆建华 | 点击: | 2017-08-31 12:11
    坐在拉萨大昭寺附近玛吉阿米二楼的原木椅子上,阳光暖暖地洒进来,一面是八廊街熙攘的游人,另一面是赏心悦目的蓝天白云。这里的酥油茶和青稞酒飘着令人陶醉的香味,每个人的脸上流露出朝圣般地神情,似乎只要一进这里就可以与内心里的六世达赖仓夹嘉措相会一般,外面的喧哗也突显了这里的宁静,人们都静静地沉浸在各自美好的遐想之中。
    “我想回家了,”小莹很平静地看着我,“在外面流浪了这么久,我已经想回家了。”
    小莹是我们所住客栈的房客,一个来自蜀地的女孩,今天和我们几个旅伴一起到玛吉阿米来喝酥油茶。小莹已经在外面独自旅行了六个多月,在辞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后就一直在全国各地飘着,在拉萨也已经呆了快一个月了。
    “是想家了吗?”同伴咪咪有点好奇。
    小莹说:“也不是吧,我忽然觉得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我回去面对的,再怎么逃都无法逃得开。”
    “你好像对自己有许多的领悟了呢,可以说来听听吗?”我有点期待地望着小莹。
    一个独自驾车周游四方半年的漂亮女孩,一定有着她自己的故事和原因,这是在我们第一次见到小莹时共同的感觉,只是萍水相逢的旅友们一般都不会随意去打听别人的故事,如果不是因为渐渐地相处熟了,我也只会静静地听听而已。
    “我当初辞职离开家乡,一个人开着车到处流浪,其实可以说是逃着出来的,在那里有我无法面对的伤痛,有一段时间我觉得再呆在家里会要疯掉一样,只有离开才会让我觉得好受些。”小莹眼神还是有些迷离,应该是想起了那些让她十分痛苦的往事。“虽然这半年我到过许多地方,而且慢慢地也开始平静下来,但有些感觉却又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我们同行的四位旅伴好像都是倾听的高手,知道在这个时候用不着多问什么话,小莹想说的自然会让我们听到的。
    “刚开始我只是为了逃开那种让我疯掉的压力和痛苦,在前面的旅途中当我面对美丽的风景和各色各样不同的旅友时,似乎渐渐地忘掉了所经历过的痛苦,每到一个地方都会让我有不一样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使我好像上瘾了一样,也使我不断地想要去新的目的地,去体会新的不同的感受,其实现在知道我是用这样的方式去忘记我的过去,而我也似乎做到了。”小莹不知不觉中已经喝了二大杯酥油茶了。
    “那天我们一起在客栈闲聊时,你们问我有没有回家的想法,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因为我发现自己一直在回避去想这个问题。”我们住的是一个藏式客栈,客厅是一个很随意的地方,虽然拉萨因为高原的原因,烧的开水也只能最多到7、80度左右,但当时我们几个还是泡着带去的铁观音喝得不亦乐乎。
    “当时陆说的话挺触动我的。”小莹看着我说:“你说离家的人总以为自己是可以不去想家的,但心中的那个家总是离不了的。我听了你的话回去一晚上没睡好,一直在想我要逃到什么时候才是头,真的不回去了吗?当我真的开始这样去思考的时候,发现自己不像以前那样害怕去想这个问题了,也不像以前那样害怕回家了,这好奇怪。”
    小莹又倒了一杯酥油茶,继续着似乎的自言自语:“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二天想回家的念头变得越来越强烈,好像这个念头一起就无法阻止一样的,让我再想逃也无法逃了,虽然我已经决定要回家了,但我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可以回家了。”
    几个同伴都看着我,咪咪对我说:“陆,你是心理医生,你肯定知道这是为什么吧。”
    小莹有点吃惊地望着我:“你是心理医生?”
    我笑着点点头:“我不是医生,在从事心理治疗这一职业而已。”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是在玛吉阿米,可不是在我的治疗室里,我浑身懒洋洋地,那蓝天和白云一直让我浮想联翩。但似乎不说点什么好像会变得故弄玄虚一样地,我喝了一大口酥油茶,算是润润喉吧。
    “小莹,我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可以想回家了,就像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想逃出来一样,我还是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我也不想去打听是什么样的痛苦让她会一走就离家半年,这样的场合似乎不太合适说太隐秘的事。
    “我一直觉得自己有许多不擅长的事情,虽然有些事情我挺想去尝试的,比如说那些挺刺激的极限运动,再比如说学英语,我以前遇到自己不擅长的事情都是采取逃避的方式,而那些事我也逃得开,玩不了这些我就去玩自己能胜任的东西,大不了我的兴趣爱好减少一些,干不了我就看看也行,一直到我开始做心理治疗这一行。”想起自己入行到现在的经历,我好像开始有话可说了。
    “我开始以为做心理治疗师只要懂得许多心理学的知识就行了,后来才知道光有这些知识还远远不够,还得去面对自己身上的许多问题,就比如说在面对自己内心的某些问题时我也一直采用逃避的方式去对待的话,那我根本无法让我的来访者可以去勇敢面对他们内心的困难,因为光是说大道理对心理问题是不大有效果的。可是当我真的去面对自己内心的某些困难时,发现那其实是一件挺困难的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把精力投入到了学习心理学的知识上,根本没想要去碰自己内心的一些情结,而且还挺无知地认为自己没啥问题要去处理的,我心理挺健康的,呵呵。”我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明白,因为许多朋友都觉得心理医生怎么还会有心理不健康的呢。
    “可是时间一久,我发现我的治疗总是做得挺失败的,那些来访者来了一二次就不再来了,虽然我知道他们的问题根本就没解决,但他们就是不再愿意来找我了,那时候的我挺沮丧的,直到我的一位老师告诉我,他说有可能是你潜意识里把这些来访者都赶跑了,因为他们面临的问题可能会激起你内心自己的问题,你害怕去面对自己内心的这些问题,所以你就用一些巧妙的方式把他们赶跑了。”
    同伴们都好奇地望着我,脸上写着:那你怎么办呢?
    “老师的话对我触动挺大的,而我又想能做一个优秀的治疗师,没办法,我只能去找一个有经验的治疗师给我做治疗,尝试着去解决我自己的问题。”
    “你们心理治疗师也要做心理治疗的啊?”咪咪一脸惊讶地问我。
    我接着说:“是啊,每个专业的心理治疗师其实都需要自己先做较长时间的心理治疗,对自己有足够的了解和处理后才能较好地为来访者服务。就这样,我一边自己去做治疗,一边找督导来督导我做的案例,慢慢地,我做的案例开始有了较大的变化,来找我的人也越来越多。时间久了,我发现我逃避的事情也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敢于去尝试以前不敢尝试的事情,比如说这次的长途自驾游,我以前最远也就开车跑过二百多公里,而这次居然要跑上万公里的路,这在以前真的难以想象呢。”
    小莹说:“陆,为什么你后来就敢去面对自己的问题而不逃避了呢?”
    我说:“这个问题我也问过自己好几次呢,怎么现在变得越来越胆大了呢?我能想到的是或许我实在逃不掉才这样的吧,因为我很喜欢心理治疗师这个职业,如果再逃就做不了这个职业了,也或许是我以为自己没有能力去面对,而其实我内心还是蛮有力量的呢,再或许是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我慢慢有了更强的能力,可以去面对以前害怕的问题了吧。”
    小莹若有所思地说:“是啊,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不敢回家的,连想都不敢去想,但这几天却发现回家好像没那么让我害怕了,是不是这段时间的流浪经历让我变得强大了呢?”
    “或许你真的变得更有能力了,独自一个人驾车周游四方那可不是随便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呢,也或许你发现回家是一个你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就好像我不得不去面对自己的问题一样,因为逃无可逃。”我这样瞎猜着。
    “或许我变得更有勇气了,虽然我知道回家后那些问题还是会摆在我面前的,但我好像有勇气去面对了,因为我实在太想家了,当有了这个念头后,我很想现在就往家赶呢。”小莹的话让我们都笑了,咪咪说也想家了,但好像还没玩够,反正我们总有一天要回家的,玩了再说吧。
    我说:“也许我们一直都挺有勇气的,只是我们有时候会不相信自己居然也会有这么勇敢的呢。”
    玛吉阿米的楼上仍然是宾客满堂,有许多人在看着店里那满柜的留言本,听说这留言本也是玛吉阿米的一大风景,每个到这里的人都会拿来翻看,好像看着里面十分感性的话语,那酥油茶会喝得更有滋有味似的。
    小莹是第三天离开拉萨的,这次她是走青藏线回去的,因为川藏线实在太危险了,虽然那一路的风景绝美,我想她肯定是有点等不及了,毕竟青藏线会走的更快一些。

相关内容